首页 > 双碳快报> 正文

【睿见】王飞跃:产业突围还是产业革命?

2022-12-19 19:09:04 编辑:双碳时间

产业突围还是产业革命?王飞跃指出,不应该只盯着产业突围,必须准备好产业变革,而且,最需要人工智能技术的地方是产业的经营管理。当务之急,是借助智能技术,突破阻碍产业发展和生产效率的本质性瓶颈,变革工业运营方式,迎接已经显示在地平线上的智业经济模式。

本文系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飞跃的发言内容。文章来源于“财经网”。

本文大约8800字,读完约22分钟。

12月17日,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财通汇联合主办的“《财经》年会2023:预测与战略”在北京举行。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王飞跃在会上提出了一个非常具有启发性的问题:产业突围还是产业革命?

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复杂系统管理与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王飞跃

王飞跃指出,不应该只盯着产业突围,必须准备好产业变革。而且,最需要人工智能技术的地方是产业的经营管理。不认识到这一点,可能就不是卡脖子的问题,而是卡脑壳的问题了。当务之急,是借助智能技术,突破阻碍产业发展和生产效率的本质性瓶颈,变革工业运营方式,迎接已经显示在地平线上的智业经济模式。

泰勒科学管理之后,可以直接计算普通生产工作的劳动生产率,从福特流水线开始,引发大规模工业革命,但创造出一个巨大的知识工作者阶层,在革命性地提升了效率的同时,又埋下来影响生产效率的最大障碍。为什么?因为至今,我们仍无法标准化计算知识工作者的工作量及其生产率。本质上,知识工作者的工作方式,又回到了传统的农民模式,只是实实在在的广阔天地,换成大象无形的知识空间,无论从形式到场景,长期以来都难以量化和计算。然而,近期人工智能大模型的应用以及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的各种业务基础模型,为我们解决这一难题提供了可行的方案。我们必须考虑引发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新泰勒科学管理方式是什么?在考虑诸多因素的基础上,我们应当进入管理的新境界:就是三个世界里(分别具有适应理性、本能理性、计算理性)、三类管理者、用三种智能。

未来,数字孪生、元宇宙和平行将有密切的联系,将合力推动智业的企业进入一个“TRUE”和“DAO”的新组织形态。“数字人”在社会生产劳动的比重将越来越大,运营方式、研发方式都必须从技术和流程上保证可信、可靠、可用、以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

王飞跃认为,将来企业一定是人机结合、知行合一、虚实一体,形成数据、算力、算法等五力合一,必须基于区块链,基于智能合约,上"真道"TRUE DAO, 把中国最古老的哲学理念“道”变成一项技术和工程,成为智能产业和智慧社会的基础设施,就像高速、高铁、机场和码头一样的基础设施,这需要实实在在的智能科技支撑。让新的经济社会体系,从传统的专业分工、目前正热火朝天的人机分工,迅速转向虚实分工。这是我们的一个历史性机会,否则人机分工带来的社会复杂性问题,可能导致更复杂的社会问题。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时代挑战,无人有解,很多人根本不认识。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可以把自己局限于竞争突围的惯性格局,要创自己的直道,开自己的车,不必超车,无须突围,面向未来,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辟可持续发展的新产业天地。

以下为发言实录:

我小时候大人老说我们磨洋工,我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洋工可磨不磨农工呢?后来想想农民田里劳作,按天气来,难以定时定点,也不需要,而且忙起来人都累死,还磨什么工?为什么工人可以磨洋工?时间固定、场所固定、工具固定,据说当年20个工人里有19个都坚定的相信:放慢速度对自己更有利,因此有了磨洋之说。后来泰勒来了一场管理革命,把工作分解了,各个环节需要多长时间可用“秒表”度量,完成得好奖励,从而开启了现代化工业流水作业。他认为,理想的任务将导致理想的流程,理想的流程导致理想的组织。没想到的是,结果这导致了一个庞大的管理阶层。

泰勒愿景是:科学管理将使工人和资本家成为好朋友。可是最后没这回事,不但没有真挚的友谊,反而产生了更复杂的“仇恨”,让资本家进一步“榨取”有了依据。以前一个车间就一个工头拿着鞭子,看你不干活就抽。现在有了庞大的专业管理人员,科学地“逼”着劳动者工作,导致了全世界社会大变革,让我们走到今天。后来,来了一个管理大神德鲁克,在其《不连续的时代》一书总结出一个知识工作者阶层,并声称“其实知识工作完全没有什么生产效率”。原因?泰勒理论不考虑人性,造成了很多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知识工作者在管理上一个理论一个理论的提,观念一个一个的出,走马灯一样的换,最后成功就是失败,形成“管理怪圈”。但这个阶层也弄得越来越大,成为提高成本的主要动力,提升效率的最大阻力。为什么?泰勒让体力工作可以测量,但他们自己的知识工作却无法测量,效率就更无法衡量。他们跟当年的农民一样:可农民是广阔天地里辛苦,而知识工作者呢?拿着高薪,整个世界飞来飞去,一份报告出来,一份计划出来,三天是它,三个月也是它,三年也是它!如何度量?知识工作无法衡量,结果导致了一系列的问题。

现在我们做人工智能大模型,做场景工程,做平行学习、平行测试,这些工具成了将来知识工作者的知识车间、知识车床和知识工作流水线。这将回答一系列的重要问题:知识工作的泰勒秒表存在吗?如果存在,又是什么?如果知识工作可以衡量,如何在此基础上提高知识工作者的生产力?如何应对知识工作者生产力的提高可能诱发的知识工作者的智力行为反应?因为我们要考虑这样的一个问题:当年泰勒科学管理提高了生产力,没有充分考虑人的因素,导致了后面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今天该怎么做?我自己的回答,就是企业管理的新境界:在三个世界(分别具有适应理性、本能理性、计算理性,形成新的边际理性和相应的边际理论)一起管、起用三类管理者、用三种智能:描述智能、预测智能、引导智能。

平行智能与数字孪生及元宇宙有密切的联系,而且从一开始就包含这些考虑。加上区块链智能,我们将进入一个TRUE和DAO的新的组织形态。将来我们产业大军中人类劳动力只占5%,机器人占15%,这两类都要引起生态问题的,所以80%以上将是数字人,为什么?就是能源问题。因为以后是服务器的时代,不用也耗电,怎么不把我们自己996般的累死又可以有效地把

服务器利用起来?只有引入数字人才可以。否则一定会把我们累成码农,累成996。在未来的知识车间、知识车床、知识流水线上,知识工作会像体力工作一样可以度量。以后每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核心利润都在场景工程里,以后研究人员写文章就像农民种地,成为业务模型和场景工程的"粮食",成为这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将来一定是多学科交叉,不存在物理学、化学和现代意义下的学科,否则就是百年的秀才背经典,都是文化素养了,不再可以作为专业的知识。对于多数人,以后就只有一门学科:交叉学科或叫跨学科超学科。运营方式、研发方式都要变,都要从技术到流程上保证你的企业可信(Trust)、可靠(Reliable)、可用(Useful),并以以正确的方式做正确的事(Effective/Efficient), 是真(TRUE)的。

我们需新的生态技术,包括组织技术、协调技术、执行技术,这起源于智能控制的分层递阶结构。我们要把管理学最擅长的案例教学变成场景工程,变成一个通用技术,而且实时化。首先,要从管理意识上、哲学上进行变革,要在传统的存在Being和变化Becoming之上再加一个B,就是信念Believing, 让相信不再只是一个意识形态,不再只是喊口号,要变成企业和社会的技术和基础设施。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看我上个月在中国《自动化学报》写的平行管理文章,那里谈了一些基本的想法。

我们20年来在这上面开展了一系列的工作,包括认知管理、平行管理、加密管理、联邦管理、社会管理、生态管理,因为未来管理就是管理平行员工,生物人+数字人+机器人,边缘端干活,云端策划,太复杂。将来每个员工一定跟三个知识机器人一起工作,一个告诉你干什么,一个告诉你可能发生什么事,一个告诉你出了事该如何,你就是岗位的CEO,指挥一个复杂的数字人机器人团队,让每个岗位智能化。将来企业一定是“合一体”的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 with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perations):人机结合、知行合一、虚实一体,形成五力合一,到哪儿都是基于区块链,基于智能合约。这将把中国最古老的哲学理念"道"变成一项技术,这需要实实在在的科学支撑。这也让我们找到发展之北BEI了,这个BEI就是大智能经济,Big Economy of Intelligence,让现代社会一直以来的专业分工,目前我们正在热火朝天做的人机分工,尽快进入虚实分工的新阶段。这是我们的一个历史性机会,否则人机分工带来的社会复杂性问题,可能导致更复杂的社会问题。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时代挑战,沒有一个国家现在有解决方案,好多根本还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甚至还没有条件认识这个问题。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可以把自己局限于竞争突围的一类的惯性格局。十四亿人一起,其命只能唯新,创自己的直道,不必在别人的弯道上超车,更无须突围,大家不是都在一个命运共同体吗?我们应该面向未来,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辟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新产业天地。就是万一超什么车了,突什么破了,抱歉,这与你我没关系,大家都不要大惊小怪,更不要成了意识形态的语言战争。

现在的形势明明白白摆在这里,这些知识工作的数据已经是差不多二十年前的数据(见PPT),我们不能再以传统的方式看待我们的知识原材料,我觉得该醒醒了,现在有比突围还关键的任务。我并不认为人工智能用到实际生产里是第一位的,当然很重要,但相对而言用到企业管理更重要,相比是第一位的要素,这不是卡脖子的问题,这是卡脑壳的问题。对我而言,平行管理一类的智慧管理之于智能产业,就像是科学管理之于现代工业那样重要。

当年齐国从一个快完蛋的诸侯家,由于管仲的管理一跃而成春秋第一霸。管子说“万世之国,必有万世之宝”,齐国早被秦灭了,万世不可能了,但中华民族已经走过了五千年,万世之族有一半了,"万世之族,须有万世之宝":当下的国际形势,我们应该重新考虑我们的未来。

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建立一批"6S"真正智能化的企业,有智能化的制造,有智能化的管理。让我们进入一个6S世界,让这个世界在物理上安全,Safety,在赛博信息上安全,Security, 在生态方面安全,Sustainability,要考虑大家的隐私,要保护大家的权益,要优化资源,Sensitivity, 以这种方式为大家提供服务,Service, 最后让整个社会具有智慧, Smartness。■

标签:

关注“双碳时间”公众号,获得一手资讯!

文章评论

表情

共 0 条评论,查看全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双碳时间 © 广东低碳企业技术协会主办© 微信:web2ctime